五花牛
来源:汉中新闻网-汉中日报 作者:张胜利 发布时间:

父亲被村民们从田间用床板抬回来的时候,只剩下了半口气。我和母亲无法接受这个事实,一时不知该怎么办。当时母亲是在家做饭,父亲套着牛从地头往场院拉麦子,谁知天空一声闷雷,惊吓了拉车的牛,一车麦捆翻到了坡下,父亲被拽进沟里压在车把下。村里来了赤脚医生听了一下心率说:“情况很糟,送县医院吧。”随后就听到母亲嘤嘤的抽泣声。“家里哪有钱啊,前些日子给你交学校生活费都是借的钱。”说话间母亲背过身去擦眼泪。我并不以为然,对母亲说:“家里不是还有那头祸害父亲的牛吗?就让队上的牛贩子给钱拉走。”母亲没敢吱声,就听到父亲一阵急促的咳嗽声,随后有气无力的骂道:“败家子,几十亩田地,卖了它,你们喝西北风啊!就是我死也不能打它的注意。”这头牛的皮毛由黑红白黄灰五色相间组成,这在方圆几十个乡村都不常见。五花牛体型高大,毛色光亮,膘肥体壮,气力充足,拉犁拖耙能比上几头牛的力气。我们兄弟姊妹多,父亲就多承包了些田地,拮据的日子总算有所改善。

再说我们村子在丘陵地带,收割插种,牛的作用非常大。我们家有家规,满十五岁的男孩都要会使唤牛。我在十一二岁的时候,就能跟在父母身后施肥播种了。上了高中,一到农忙放假,我就是家里一把劳动好手。记得小学每次放学吃完饭,就和村里的小伙伴牵着牛去放牧。五花牛是牛的头领,因为它很牛,所以我自然也成了娃娃头。我们高高地骑在牛背上,每人用树枝编织成帽子戴在头上,算是钢盔,抽出一根带根的菜杆子绑上绳子,斜挎在身上充作枪支,再折一根柳条作马鞭,一路上冲啊杀啊的喊着,很威风,过足了电影里那些枪战片演员的瘾。父亲使唤牛从来不用牛鞭,他的语言,表情与动作,五花牛都能领悟。父亲干活不歇气,牛也不会停下来。它真是一头好牛,犁沟走的正,翻出来的泥土也均匀平整。而且干活不用戴笼套,它不祸害庄稼,好像懂得这都是农民的命根子。

父亲心疼牛,犁上几分地都要停下来让牛歇息。这时他并不闲,从腰间拔出镰刀,去田边地头给牛割些青草。喂牛的时候,牛会扇动着它那大大的耳朵向父亲示好,还会伸出舌头舔父亲手背上的水露草末。父亲也会亲昵的用手去抚摸它那五色相间的头,它有些激动,就长长的嘶叫一声。这一声,惊落了树枝上的鸦鹊,这一声,西山的太阳就滚坡了。

父亲的身体日渐转坏,在他最后的时刻,他央求我们把他抬到门前的核桃树下,他要再看看这头跟他形影不离的牛,摸摸它的头,对视一下它的眸子,让它的舌头再舔舔自已那干瘪的老手。还想再闻一闻牛身上的气息,闻一闻青草散发的泥腥味。父亲安详地闭上了眼睛,没有痛苦的走了。

五花牛变的烦躁起来。先是没有胃口,然后开始掉膘,脱毛,不断地豪嘶哀鸣。它常常红着眼圈,见到村子里有车子从这里经过,都会弯着头,鼓出白多黑少的眼眸,从鼻腔里喷着水沫。它在核桃树下,显得孤单,害怕,绝望。

有一天母亲出来给它填料,只见散落在地上的缰绳,不见五花牛了。我们找遍了村里村外,最后在父亲的坟头看到了它。走近时,它已断气,头靠在埋葬父亲的土堆上,眼角的睫毛上还挂着晶莹的泪珠。

责任编辑:阮雪梅
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:61120180005
汉中日报社版权所有(www.hanzhongnews.cn) 陕ICP备11008713号 技术支持:锦华科技
陕西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9-63907152  汉中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受理方式   电话0916-2226631  
举报邮箱hz_wxb@163.com  汉中新闻网举报电话:0916-2818532

陕公网安备 61070202000368号